月上梢头,林鸟归巢。

大夏西北的夜空在没有云雾之时,天上的繁星就格外的明亮,像是一道银河挂在九天之上,传说天上的银河是大道的梦境,每一个发亮的光点都保存着人世间所发生的故事。

“如果人的一生会被保存在天上的星空里,那么我的那颗星在哪里?”

赵御坐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头顶一望无际的浩瀚星空,沉默不语,现在这座院子被赵御取名为苦茶院,为的是纪念即将告罄的苦茶叶。

星空下,剑生姑娘在舞剑!

她捏在手里的只是普通的树枝,动作也不快,但是刺收回转之间,翩若惊鸿!手中的树枝之上覆着灰蒙蒙的剑气,使得小院子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锐意,渐渐地,少女好似成为了一把舞动的剑,她即是剑,剑即是她!

随着剑的舞动,姑娘身上的锋芒更加的内敛,收缩!

自从在藏剑湖中钓上了一柄剑之后,她对于自身锋芒之气的控制就更上一层楼,平日里将锋芒藏于身体之中,凝而不发,修为距离由虚化实就差一步之遥。

赵御低头看向正在舞剑的姑娘,说真的他对剑真的不太懂,但他可以感觉到姑娘的每一个动作,都沿着天地间的一条规则。

他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条规则,所以他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挥手甩向那条规则的延伸之处,小石子速度并不快,但是就这般神奇地穿过层峦叠嶂舞动的剑影,锋利无比的剑气,突兀地出现在少女的剑前。

剑生姑娘舞剑的身影停了下来,因为他手中的树枝撞到了一颗小石子,普通的小石子儿瞬间被剑气撕裂成齑粉。

“你学过这太阿舞?”剑生姑娘有些疑惑地问道。

花店里的喵少女图片

赵御摇摇头,示意自己原先并不清楚。

“想来也是,这太阿舞是师傅专门根据我的道魂特意编排,你应该不可能知晓,你能看穿我的舞,说明那你真的很懂剑,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那柄剑为什么要选择你了。”

赵御脸上顿时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拥有大道血的他,对于天地规则的感应和理解堪比圣人,能够看穿少女的太阿舞也并不稀奇,所以他现在对于世间顶尖大宗师来说就是散发着无比诱人醇香的果子,前世西游记中的唐僧肉,只要摘下来,吃下去,成圣可期!

神州浩土为人所知的陆地神仙境圣人,就只有一位!成圣对于修士的诱惑,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停止舞剑的少女看向赵御的眼神里就带上了一丝崇拜的色彩,难怪师傅总和她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钓不了剑就不能随意下山,以前她还有些不理解,而如今赵御这么一个练枪之人,就如此轻易地看穿了她的剑舞,这让她对山下的世界更加的敬畏。

山下的人儿似老虎呐!

道院新进弟子庐舍之内,瘦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庐舍内并没有胖子的身影,自从这几日上午的修身课换了先生之后,胖子就变得有些反常,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不说,而且还常常深夜坐在灯前发呆,这让瘦子留了个心眼。

让瘦子很是担心的是胖子自从今日下午开始就突然失去了踪影,平日胖子除却修行上课之外并无其他朋友,他俩每日也是形影不离,此时夜已深,胖子没有理由还在外逗留。

庐舍之外突然传来鸟儿降落挥动翅膀的声音,瘦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皱着眉头打开庐舍的窗户,窗户边站立着一只游天鸽。

游天鸽体型小巧,极其不易发现,而且其能借风飞行,速度极快,但是培养一只游天鸽的费用极高,一般人家无法负担,故常被大夏豪门作传递消息之用。

瘦子取下游天鸽脚上的消息纸布打开,眼睛扫去,面色骤变,这是他让家族去打探的胖子信息,如今他终于知晓胖子为何这几日如此反常。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