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谁关心?放那么大声,不想听都能听见。”

“秦雨筱!”又听到墨北宸大声喝制,秦雨筱最近也是很苦恼,墨北宸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病,难道他是姨夫来了吗?每天这么大声。这么爱生气真不知道在他底下工作的人是怎么坚持得住的。

“秦雨筱,又在瞎想什么。”

“我没有。”

秦雨筱讪讪的转过头,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真的不知道墨北宸是什么能力?,能看透别人的心能力,如果能能让她学到精髓的话,那她是打定也不会还给墨北宸的,她还要学以致用,用到自己想知道的人身上。

耐不住一会,秦雨筱又看见了屋外的人,已经好几天了,可是村民似乎好像还是没有欣赏够墨北宸的绝世美颜,每天都要来这么一遭,看着墨北宸的臭脸。

“墨北宸我说真的,麻烦赶紧走行不行?”秦雨筱有些郁闷的看着屋外的村民们,“我可不能走,不要忘记了,如果我走了谁来收购这一片呢?”

秦雨筱可不敢顶嘴了,墨北宸的眼神,她可是受了一次又一次呢,墨北宸他不能随便找个人来帮他看着吗?还需要他来干,真是无法反驳。

“那不觉得住在这里很不方便吗?就比如说的衣服,那衣服是不是这几天都在穿呢?就打从过来都没换过。”秦雨筱很直接的揭露这个事实,因为她几乎来看墨北宸换过衣服,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墨北宸的衣服永远很干净。

秦雨筱没有等到想象中的答案,反而墨北宸轻视般的笑了几声。

“秦雨筱可真是傻的一塌糊涂呢。”

“傻什么傻,才傻呢,自己不换衣服,还敢说别人傻,怎么觉得我揭穿了?还没面子是不是!”

妩媚女郎忧郁眼神更销魂

“每天会有人送过来的,就放心吧,我每次抱的时候可都是干干净净的。”墨北宸的语气里,再也克制不住地笑。

“来了。”只听墨北宸淡淡地讲出这一句话。

“什么来了?”秦雨筱随着墨北宸的脚步出去,只见一个巨大的挖掘机立在了面前里头的人出来毕恭毕敬的对着墨北宸喊道:“墨总好!”

“嗯。”

“开始吧!”

巨大的挖掘机,后面跟着几台同样体型的挖掘机一起听着指令,开始实行动作,只见向着那一排已经破烂不堪的屋子慢慢的驶过去,村民的眼睛认真的盯着一排排的挖掘机,心中莫名有一种得意,感觉挖了这一块自己马上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小孩子们之间更是兴奋,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玩意儿。

“我说搞什么?村民们都都在这呢,有经过他们的同意吗?”

“觉得呢?”墨北宸像看傻子一般都看着秦雨筱。

直见村民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村民们似乎不知疲倦的一直站到了中午,看着这群辛苦劳作的人民工作,渐渐地看着本来虽然有些半旧的房子变成了平地,砖瓦碰撞灰尘满天,一个个的就开始流泪了,纵然这里是有千不好万不好,可是住了多少年都有感情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

看着如此景象倒是有如心被绞的感觉,怎么也怎么也说不出来,就像怎么怎么也停不下来的抽泣一样。

“大家别哭了,这是好事儿这是我们守的云开见月明的证据,大家要开心一点,我们才能更好的迎接未来,不是吗?”村长领导者一般的停住了哭,大声的向着大家喊道。

“不哭!”一个人冒出来的就有几十个村民也跟着冒出来了不哭!

“现在我们应该干嘛?”村长的语气尽量再变得轻快,村长黑不溜秋的眼睛里转动着那群正在工作的辛苦人民

“招呼他们!”

此时不论大人小孩都去各家各户拿着食物正准备给着这群在帮助他们的人民。

秦雨筱这里的景象都纳入了眼睛,她觉得这里就是他心中所有的白月光,这里的人们乐观向上,从来不会被生活打扰,他们对生活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对社会总是充满着无限的感激。

哪怕世间虐我千百回,我待世间如初!

“挖掘机大哥,别停啊多吃点,千万别跟我们客气。”妇人直接把馒头塞进了他的手里,年轻小伙子经受这么一遭,不由得脸一红。

“咋还脸红,这城里来的就是脸皮薄,看这小伙子多可爱,有对象没。”

“得了得了。”

妇人被旁人一推搡,也就没再说话了,难得村里来这么些人,她多讲两句话也不行的。

“墨总,吃点?”秦雨筱不禁的为那个阿姨咽了咽口水,这阿姨可真是好胆量呢。秦雨筱看着墨北宸的动作越来越吃惊,居然接下来了,墨北宸什么秉性了,人家用手拿过来,他也会接下。

接下就接下,反正不可能吃的,要是吃的话,她秦雨筱好直接跳楼了。

秦雨筱再也不受控制的咽的咽口水,墨北宸真的吃了一口。

待阿姨回来的时候还美滋滋地向这桌炫耀说那个墨总也不像表面上那么那么的冷,这几天自己看见的都害怕,没想这小伙子还挺好。

秦雨筱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阿姨居然说墨北宸好。

她的目光是一刻也不想离开墨北宸了,她一定要看着墨北宸亲口把馒头都吃下去。

看着墨北宸动了动身子秦雨筱立马放上手中的碗筷,跟着墨北宸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小池塘边。

秦雨筱看着墨北宸把馒头直接扔进了池塘里,馒头在水波上略动几下,如同轻功水上漂般的的沉进去。

“墨北宸,干什么?”秦雨筱大声喝止住墨北宸,直直的站在他的身边抓住了他的手。

“墨北宸,知不知道扔的不仅仅是一个馒头,那是阿姨的心,我就说吧,我打从看见接下这个馒头我就不相信会把它吃下去,我没有想到居然还是这种人。”秦雨筱抓着墨北宸的手忍不住的发抖。

她看着墨北宸面上还是那一幅淡如水的表情,更加克制不住自己了,墨北宸他究竟为什么?怎么能这样?他不喜欢他就不要接受嘛。“知不知道在这个地方粮食是多么的可贵?是因为刚刚人多,所以迫于无奈,所以才接下阿姨手上的馒头的吗?现在直接扔掉,还不是让阿姨很没有面子嘛,如果他知道她一样会很难过,以为这是什么善意的谎言吗?”

“这是对他们不尊重的事实,无耻,从来就不知道体恤他人,更加没有人味。”

秦雨筱越说越生气,偏偏墨北宸还给她呈现一幅,他根本丝毫不在意的样子,更让她生气了,墨北宸没有人求着他来的,是他自己要来的,他来到这里就似乎看不起这里的模样,他现在面上这副模样,就是默认了。

秦雨筱使出吃奶的力气,用力把墨北宸的手往地上一甩,这样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她是不会给他好脸色,也不会和他有什么相处的,秦雨筱已经在脑子里想了,既然墨北宸他不走,那他就和医院商量商量,让换个人来顶替她,这样子的工作机会她情愿不要,也不想再和墨北宸相处下去了。

秦雨筱越走越快,反正赶紧远离,墨北宸可真谓是一次又一次刷新她对这个世界的观念呢。

“秦雨筱,刚刚馒头有虫子。”

秦雨筱立住了脚,自己才不信呢,一定是墨北宸欺骗她的理由,脚步更加的往前迈。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