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问题,傅盈盈想过,但都不是好办法。只要自己强硬起来,让他们怕,让他们不敢了,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

“呵呵,这些蚂蟥,只要不死,就是我和妈妈跑到天边也没用。”傅盈盈哭笑不得,有些人天性里就带着恶,这种恶或许不是杀人放火这样的恶,但是却是人性中贪得无厌,咄咄逼人,自以为是,欺负别人的恶。

刘老太听到这话,用新修好的大眼袋,对着傅盈盈就抽了过来。

傅盈盈可不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侧身躲了出去,手里的超强版本霉运符,捏成碎片,对着这几个人撒了过去。

“你妈是我生的,就是她死了,我还是她妈,就得供我一辈子,就是孝敬我。”刘老太得意洋洋说道,“老头子,你说是不是?”

“嗯!”刘老头点了点头,从板车上下来,看着高高的楼房,顿时觉得家里的瓦房不够气派,“还不开门,让我们进去,一点不懂礼数。”

“美华,美华,开门啊,爸妈来了,听说你乔迁,我们来给你贺喜呢!”吴玉梅笑呵呵说,看着楼房更加眼热,只要公公婆婆住进来,作为儿子,儿媳妇孝敬公婆是应该的,自然也能住进来。

这房子就是给他们盖的,既然是自己的房子,当然不能来捣乱,耽误工期。现在小姑子不仅仅盖好了房子,还买了家具,听说可好看了。

刘大明也一脸羡慕,有这样的房子,什么样的媳妇找不到?他一定要说更好看的媳妇,让之前那个贱-货后悔去吧。

傅盈盈冷笑,“我算是看出来,你就是不准备让我和妈妈安静过日子,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傅盈盈不是好惹。”

傅盈盈拿出一张符纸直接对着刘大明扔去,“轰隆”一声,在刘大明的面前炸响,之后刘大明捂着眼睛,“哎呀,疼,好烫,我的眼睛要瞎了······”

刘老头,刘老太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刘大明捂着眼睛疼得在地上打滚,愤怒问:“你到底对大明做了什么?”

俊俏美女穿白T恤衫户外靓丽写真

吴玉梅冲过来,就要打傅盈盈,被赵欣颖一脚踹倒了,“欺负我好朋友,绝对不行!”

“哎呀,还有帮手啊,居然跟外人一起欺负自家人,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今天我就打死你。”刘老太大声说,想要从板车上爬下来,但发现动不了。

不仅仅刘老太动不了,刘老头也动不了,只能在板车上干瞪眼。

捂着眼喊疼的刘大明此时已经站起来了,表情呆愣愣的,两眼无神。

傅盈盈沉声说:“刘大明,把你娘抱到板车上,连同你爷爷奶奶都拉回去。”

刘大明不说话,木着脸,一把抱起吴玉梅放在板车上,然后像个不怕累的老黄牛一样,拉着板车往回走。

“你个丫头片子,你个贱种,对大明做了什么?”刘老太惊恐,大孙子现在像个傻子一样,跟之前的机灵差别甚大。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