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只要四下无人,这女武士甚至会男人觉得可以对她为所欲为,而她却绝对是怯于反抗的。

张静涛更确定了,这便是脚软专用美女,否则哪里有可能派这么一个美貌武士来接人。

再看这女武士的动人神情,知道这女武士也是被马车中自己和马芳儿弄出的声响勾动了芳心。

细听,这女武士的心跳他都能听到。

张静涛却偏偏不动手,只坏笑:“姐姐是不是对小弟一见钟情了?”

女武士娇羞却直白道:“儒门那些性族灭绝邪论还影响不到我,人家就是对你一见钟情了,不行么?难道你不知,你如今在寒丹也算很有名声的年轻才俊了?来喜欢人家的身体吧。”

不得不说,张静涛的心砰砰跳,因完陌生的一名美女,又忽而就要随他为所欲为了,再想到为了要他明天脚软,这美女一定会完任他摆布,满足他的任何要求,心跳就更快了。

为此,张静涛虽见门廊处的角落里隐蔽性很好,但他知道没必要偷偷摸摸的,就一把拉着女武士的手道:“姐姐有地方休息么?”

女武士害羞说:“有,公子,等进去了,去小婢的房间,那里亦有浴室,否则,公子身上都是和马芳儿一起弄出的味道,哪能见夫人的?”

“多谢姑娘,小弟张正,名静涛,姐姐叫什么?”张静涛觉得这女武士说得太对了。

“以前的名字且不管,如今叫嬴双。”女武士说。

可爱软萌妹天生丽质清冷唯美写真

“那嬴双姐姐快带我去。”张静涛急不可耐说。

嬴双脸一红,开了后门上的锁,进去后,又从里面锁上,张静涛才跟着她,去她的武士客舍。

至于如此一来会不会让赵姬夫人多等,张静涛却不担心。

因马芳儿来燕后行府请人,哪里会有多少把握的?又不能说出是赵姬夫人有请的,那么在代府等人几乎是常态,晚一些是完没问题的。

等房门关起,张静涛乖乖迎接脚软第二波。

一个多小时后,张静涛才跟着嬴双,来到了这宏伟府第的后院的正堂中,至于耽搁这么长时候,是不是太久了?

怕是一点都不久,若能耽搁三个小时,赵姬夫人大概还会赏赐这嬴双。

嬴双让张静涛坐下,奉上香茗,帮张静涛捏着肩。

这拿捏自然是假,要说话才是真。

嬴双在他耳边轻轻说:“听闻公子在敢死营时,精力过人,果真如此,真是一名大浪子呢。”

张静涛道:“谁说的?钱多多么?”

嬴双轻笑:“不是,只是喽啰一名,钱多多并非庐陵君的人。”

张静涛道:“钱多多不是,那么姐姐是?”

嬴双道:“是的,因此,公子还请小心节省体力吧,今日庐陵君把我送给赵姬夫人之前,让我陪侍过八个男人,这八个男人,无一例外,都在第二天的决斗中死了。”

这句话,说明了嬴双对他的感觉,不管是身体的,还是心上的。

张静涛听了,不知道是不是该谢谢赵神送美女给他玩。

这么想着,忽而明白了赵神的身体状态被他猜到了,此君对女人的兴趣已然在猛然减弱了,为此,只为一用,就把本不会送出去的嬴双给送掉了。

嬴双的心中怕是很怨恨的吧?

想到此处,张静涛抓住了嬴双的手,拉倒面前,深情说:“多谢双儿,小弟知道了。”

嬴双想到方才的滋味,忍不住了,落坐了到了他身上,却在一坐后,便一惊,又终于推着他立即起身了,说:“公子还是留些力气。”

急急去通报了。

留下张静涛一个人独自坐在大堂中。

这一推,只让张静涛得意一笑,品茶。

他知道嬴双对他绝对是另眼相看了。

又闭目养神等了一会,见赵姬夫人仍未出现,他却并没有不耐的情绪,只在灯光之下,四顾大堂中的布置。

这大堂布置得很典雅,墙上挂有儒门画卷,画的都是诸侯殿廷和人物,色彩鲜艳。

堂中又铺了一张极大的地毯,地毯很厚,交织着几何云纹,十分干净,并且上面扔了很多抱枕,足可让人利用抱枕在这地毯上随便怎么躺都能很舒服,使张静涛很怀疑,这大堂就会被用作寻欢作乐的场所,因这地毯实在有些突兀。

再细看靠墙的架子,亦放了一些小摆设,都是山水盆景。

张静涛起身,看着那山水盆景,那清雅的面容很认真,但随即,清浅一笑:“这盆景,未得任何山水之妙。”

“不好看么?”身后细碎脚步声中,一个悦耳的女声道。

张静涛转身看去,家居的散发用丝绢束起,稚嫩美好的容貌令人想起很想有机会同桌的她,鹅黄纱裙下的身材却如妖女一般,是长大了后,梦中才会出现的她。

正是赵姬夫人。

这赵姬夫人的那一双眸子似乎永远带着天真在看男人,然而其中要溢出的秋水似乎又极度的不天真。

那雪白的赤足,在罗裙下露了出来,更预告着她身体将有多么美丽。

为此,张静涛完不知道她的年龄,亦觉得不必知道,因为他认为赵姬夫人怕是再过二十年,仍会是眼前这个样子。

“小子错了,好看,真是惊人的好看!”张静涛赞叹,却不施礼。

“这回答却不好玩,都说不出这山水的究竟来。”赵姬夫人却说。

“并不是说不出究竟来,而是要一看究竟,就需要赖家的山水图册才好。”张静涛微笑。

赵姬夫人略一思量,娇嗔道:“考人家呢,真是坏死了,算你了,赖家的确精通山水。”

张静涛见她见面就有打情骂俏的语气,知道她的确受赵神所托,心中一转,却想到张正的身世,或可以此来应对一下,看看是否可以和这赵姬夫人建立一些感情。

就躬身道:“还未多谢夫人自小接济之恩,夫人是认为我是你的儿子么?”

赵姬夫人奇道:“你竟然知道这些,但为何要说这些不快的事呢?小正,并非如此,我只是见你很像我的儿子,但接济你,本意是想拥有一个有点能力的夫子,而非儿子。”

最新网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