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建华早就对云家不满意了,尤其是在谈论尤娇娇的婚事之时,希望云家那边让出几个位子,但居然被拒绝了,一定都没有亲家相互帮扶的意思。这样的亲家,要了有什么用!

“娇娇,别胡闹,明天回家过年。”尤建华沉声说道,然后看向云长风,“云老哥,总不能让我女儿不回家过年吧?”

云长风就是看不上尤建华的样子,“呵呵,尤老弟啊,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查查,我儿子和娇娇都已经结婚了,在哪边过年,是他们小两口的事情。再说了,建华啊,我正在挑日子呢,等挑好了,我就大摆筵席,到时候你作为娇娇的父亲,也要来喝喜酒的,可不能以工作忙,就不出现。毕竟你平时不养,不关心孩子也就罢了,但你刚才也说了,毕竟是你们尤家的孩子,大婚的日子,可不能不来啊!”

尤建华听到这话,心里一阵懊恼,面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既然是我尤家的女儿,那为何不重视我们尤家那边的意见呢?”

“哎,我也想重视啊,只是你们提出来的要求,我做不到,另外,你有看到了,你女儿在继夫人和那些继弟弟妹妹面前没有一点尊严,得不到疼爱和尊重,你女儿自己不愿意回到尤家,我也不能强迫娇娇做不想做的事情,你说是吧?另外,云家对儿媳妇一视同仁,而且同样有继承权,我既然认可了尤娇娇,作为长辈自然就会给她做主。尤建华,你有怒气,你有怒火,对着云家来,对我云长风来,对老三云华望来,不要为难娇娇一个孩子。”

尤建华听到这话,心里十分气愤,又憋屈。

他也知道女儿被现在的妻子虐待,可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大女儿就是大女儿犯错,或者傻乎乎的状态,他就特别地生气。

“这······”尤建华刚要发火,但理智告诉他不能那样做,这是云家的当家人,不是他能随意顶撞呵斥的。

现在女儿嫁过去了,但毕竟是他的女儿,那也是云家的亲家,以后云家想要摆脱尤家,并没有那么容易。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跟云老头在这里逞口舌之快呢?

“那我就在家里等着云家去提亲了!”尤建华说完之后,然后转身离开。

后面的尤夫人满脸堆笑,然后讽刺说:“怪不得,之前就有听人说女生外向胳膊肘往外拐,这还没出嫁呢,就已经向着男方,住到男方家里了,尤家的这个大女儿可算是白养了!”

云老头可以在尤建华面前趾高气扬,甚至高高在上,挤兑训斥建华,但是却不能,也不愿意在尤夫人的面前浪费口舌,降低自己的身份。

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

云老头没有说话,文清舒当然了解云老头的形势作风,于是笑眯眯的说:“若是从小疼爱宝贝女儿,这女孩子就算嫁人了也会向着娘家的,可是这尤娇娇从小过的没娘没爹的人的日子,有个后娘居然连饭都不给吃……那样的娘家,只要不是傻子都不想待……”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