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春平君,应该是本就要对那女真村子动手,方鬼花本想利用的正是从儒门得来的这个会有乱兵的消息。

张静涛再想想那散落到野地里的八百多士兵,心中忽而又觉得有些不对,可细想,又抓不住脑中闪过的想法。

因为春平君这时候动对女真村落动兵多少有点不合时宜。

要知道赵王丹为了白石城的事,刚训诫过群臣呢。

想不明白,张静涛就不再多想。

至于他气方鬼花的话,的确有点气人的作用,因脚下的这个木筏只值些钱的。

毕竟在华夏的古代,发展的是农业科技。

华夏皇族除了会控制住保障人活下去的基础农产品大米麦子之类农作物的价格之外,其余农林产品的价格是放开的,并大力鼓励人们给其增加附加值。

至于价格能不能控制,当然能,要经济稳定,当然是要控制的,所谓的交给市场,那只是为了让更多参与经济建设,参与到为国家出力中来而已,因而交给市场的,从来是那些可以被允许增加附加值的商品,不管是哪方面的。

但基础农产品,自然是要控制物价的。

为此,在这发展农业经济的,连房子都大多数是以木材和砖块以及少量水泥建造的十分环保的战国时代,这些木头还是蛮贵的。

张静涛连忙也拉了筏子上的备用绳索,把散开的木头捆起来。

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

捆了几艮后,筏子基本妥当了,见包括方鬼花在内的追兵靠近了些,连忙划动筏子。

却是方鬼花虽不甘心,但毕竟谨慎了起来,游泳速度就放慢了一些。

如此一来,只要等陈佳琪把筏子完全扎好,也来划水的话,追兵必然就很难追到二人了。

方鬼花见了,连忙有加快了游泳速度。

游了一段后,方鬼花生性也算狠辣,丧子之痛都能让它飘散,唐方之死更被她放在了一边,为了柳家财产,想要稳住张静涛,在水里讥笑道:“你方才似乎说了不少料头,呵呵,不是本夫人小瞧你们,这料怎么算,你们都不懂,若你知道什么叫一料,我们什么都好商量。”

张静涛看了看木筏,这些杉木筏子的木料是以底直径四十公分,顶直径二十多公分来取料的,足材的部分都有十来米,放水排不需要分段,都是整根的。

再细数,整个筏子用八根木头绑成。

张静涛道:“什么都好商量?什么意思?”

方鬼花大声道:“我方家在南方接了造船生意,却吃不准古代一料为多少,这对我方家至关重要,若你能说出造五千料的大船,能造多大,说对了,我方鬼花退出柳家财产的争夺,柳家的财产和这造船生意比起来,艮本不算什么。”

张静涛心中一动,知道方鬼花的情绪稳定下来后,对春平君没约束好士兵,以至于她儿子被杀死是很仇恨的,她这是要让身后的武士听到,转告儒门,她退出了。

并且方鬼花还挥手让身后武士停在水里,暂且不要再靠来。

而方鬼花问的这个问题,则是后世无数古船爱好者争论过的问题,概因人们已然不懂华夏文明了。

这门阀中人就更是如此了,最无语的就是把堪做椅子脚的木料都叫作一料,还往往的大匠都这么说。

意思是说,能做椅子腿也算成才了,可以算是料了。

张静涛却是拥有了不少文明的,自然知道答案,忽而只觉得门阀中人真的很可笑。

又想到此女的情人唐方被自己杀死,此事虽方鬼花不提起,但未必没有恨意,要消除她的这一恨意,最好先对她有所控制。

张静涛就道:“你只退出怕是不够,我很清楚,那兵灾对你来说,是个意外,因而,的确是我救了你的性命,然而你却恩将仇报,因而,若我能说得出来一料是多少,你就该遵守之前的约定,当我的奴婢!”

方鬼花倒是没想过此节。

此刻一想,才发现的确是,自己的命还真是这张正救的。

心中五味杂陈,方鬼花娇笑起来,道:“看来作为我夫君的敌人,你对玩柳公彦的夫人的兴趣很大,才在骑马赶路时,因大致识破了我的身份,变得很激动吧?”

张静涛被这美妇一说,尽管他之前没想什么,此刻看着她在水中为了游泳张开着的丰满修长的身体,心中却是一跳,毕竟最早时,他想到柳公彦啃杨武媚脖子的情形,就心中老不舒服,一只就有这种报复的念头。

并且,他也不算压制自己的这种纵儒心。

张静涛就道:“是有如何?有何不可!”

方鬼花终于道:“本无不可,但你杀死唐方又怎么说?你救过我的命,却又杀了唐方,我们也算二清了。”

张静涛哈哈一笑:“唐方是什么鬼?与你有什么关系?你要不服的话,请儒门的德老们来评评理好了。”

方鬼花一滞,道:“好吧,不提唐方,但是当奴婢自然不行,就当个什么都不用你管,却可以任你摆弄的情人好了。”

张静涛想到杨武媚这个老婆酒醉时任他摆布的情形,只觉亦是十分刺激的,道:“成。”

方鬼花说:“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呢?”

张静涛见那些武士在较远处听不见,也不怕直说,就信心十足说:“那我就退出柳家剩余的事务,你爱和白冰冰如何争都与我无关!”

方鬼花又笑:“好,我不信有人能知道什么叫料,在门阀之中,艮本无人知道料为何物,只有女真人能造那些方舟大船,你输定了。”

陈佳琪也是不知,道:“还真不信小正知道。”

是呢,多神秘的一料啊,它到底是怎么算的呢?竟然连考古学家,现代科技都搞不定这一料的算法。

张静涛道:“可以和小兰赌的。”

陈佳琪奇了,道:“和我赌什么?”

张静涛文雅微笑:“赌一个吻,我输了让你吻个够,你输了让我吻个够。”

陈佳琪娇嗔一声,道:“这人,这时候还作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