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在此之前,她要撕掉云老太脸上伪善的面具,把她从高高在上的台子上扯下来摔死,如果摔不死也要把她打残了,摔残了,让她再也不敢对他们家下手。

在京城的等待,让孙盈盈有些着急,不过她的确应该配合云华望才能够取得最好的效果,否则她一个人,在京城寸步难行,更别说对付云家高高在上的老太太了。

在红柳村内,烧得两个焦乎乎的人堵在路上,村民们远远的看着指指点点,但没人敢过来。

吴村长仔细清点了红柳村的人,发现一个不少,证明这两个人不是红柳村的村民,让他松口气。

如果是村里人,吴村长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孙兴海。

警察在早上八点三十的时候来到了洪柳村,封锁了现场,吴鸿戴着手套走在最前面,然后勘查现场。

只是因为昨天晚上救火路上有很多人的脚印,现场被破坏的非常严重,已经找不到有用的证据了。

吴鸿只能通过问询相关人的收集一些证词,吴村长,吴小六等人成为关键的证人。

看到这些政策,吴鸿走到那一堆浇了汽油的火堆,可以推断到这是有人想谋害孙兴海一家。

经过勘察拍照之后,吴鸿赶紧命人把这些浇了汽油的木柴,抬到空地上并且烧掉。

熊熊的烈火燃烧,村里的小孩子围着火堆烤火,嘻嘻哈哈的,只知道死了人,但并不知道害怕。

吴鸿私下里找到孙兴海说道:“孙老弟,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西装背带裤文艺美女街头拍写真

孙兴海摇了摇头,“我平时与人为善,村民们也都相处的很好,另外出去做生意大家都是赚钱的,和气生财,没什么仇人。如果说有的话,会不会是上次那个偷走我孩子的人指使的?”

吴鸿听了一愣,然后点了点头,“孙老弟,你说的很有可能!之前从我们那边转移走的那一对中年男女,没有到市里反而就通过一些渠道被放了,之后去哪了我就查不到了,不过可以根据这些人之前的口供,猜测到一定是回到了京城云家那边。京城的云家我也打听了,那可是京城的顶级世家,兴海老弟,我这点能力根本帮不到你什么了,只能提醒你小心点吧!”

孙兴海点了点头,“这事情我会自己处理的,不会连累吴大哥的!”

吴鸿听了之后有些惭愧,但心里更多的是好奇,“孙老弟,咱们都是普通老百姓,无冤无仇的,那云家可是京城的顶级世家,怎么会对你这个农民普通人,痛下杀手呢?”

孙兴海想了想,也没想着隐瞒,吴鸿说不定之后还要用得上吴鸿,“我可能是邻家三十年前失踪的那个云家老四……”

孙兴海刚说完就听到后面咣当一声,连忙转头一看就看到老母亲手里的盆掉在了地上,盆里的面粉散落四处,“娘……”

孙二奶奶面色苍白,身体有些颤抖,好像站不稳一样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摔倒了,孙兴海连忙跑过来扶着老母亲。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