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宜修怒道:“这生男生女跟女人没关系,那是因为男人不中用。再说了新社会了,男女都一样,搞那老封建那一套,应该把你拉出去批斗!”

刚刚还大声叫骂的李老太听到这话下了一下瑟缩着,不敢继续说了。

李老头气得一直跺脚,“一点小事值当你们大吵大闹吗?你们白家的姑娘,我们要不起!”

白宜修反驳说道:“我们白家真是瞎了眼,才选你们李家这个黑心肝的!我二姑那么好的人,被你们磋磨成这样。

今天我白宜修放话在这里,我二姑若是能活着,李大年还有命!我二姑活不成了,李大年必死!”

李老头听到这话,吓了一跳,他知道白宜修以前就是个混混,不着四六的性子。

若是白洪梅出事了,说不定儿子真得会被白宜修打死了。

现在李老头巴不得李村长快点送白洪梅去县城看病。

只要不死,还有商量的余地。

李石头很快赶了牛车过来,白宜修这才松开脚,然后冲到堂屋那边,直接从他们的炕上,搬出来两床好棉被。

李老头,李老太只顾着去看地上不听哼哼的儿子,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看到白宜修,把干净的被子放在牛车上面了。

李老太大急,“我的被子呀!”

文艺范少女白色连衣裙手捧鲜花户外写真图片

白宜修看到背面有些眼熟,然后反驳,“两床被子明明就是我二姑的陪嫁,居然搬到你的屋里,真是不要脸,抢儿媳妇的嫁妆!

你们老李家就该断子绝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

白宜修嘴巴恶毒起来,那真是跟淬了毒一样,说出来的话更是一句比一句毒。

李老太还想过来抢棉被,但是被白宜修骂得气得浑身哆嗦。

孙盈盈力气很大,此时已经抱着白二姑从屋里面出来,在牛车上面。

后面还跟着惊慌不安的李慧慧,被白宜修抱在了牛车上。

孙盈盈也坐在边上,随时关注李慧慧的状态,用棉被里里外外,严严实实给白二姑保暖。

白宜修把地上的那个装肉的口袋也拎回车上,这么好的肉才不给这些狼心狗肺的人吃呢!

车上也坐不下了,李村长就没有过去,交代石头,把人送到县城的医院。

白宜修没有坐在牛车上,而是在后面推着车,李石头赶着牛叉,在路上缓慢的行走。

路上有雪,但好在并不深,牛车还能在路上行走。

李家村议论纷纷,“柳大年一家真是丧良心的,那白洪梅怀了孕的,现在被打的流产了,昏迷不行!”

“说的是呀,那也是一条命啊!”

“若是洪梅出事了,那就是两条命了!”

“那白洪梅娘家没兄弟,没想到侄子这么硬气,这次居然给她撑腰了!”

“要说这李大年以前虽然动手动脚,但是从来没有打这么重,就是昨天喝了酒,灌了几点猫尿,就不是人了!”

“最恶毒的是那李老太,非找那些神婆,算她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说是个丫头,整天骂骂咧咧挑唆儿子打儿媳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