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开口,是在固定在火堆里的烧红的三角石刀上烫出了斜口后,再用翘干法,分断出来,而后,又在烧红的大石头上烫磨,之后再用石刀细切,就成了一把很不错的竹矛。

这样的竹矛,上面的竹叉都没有完全取掉,使用得当的话,哪怕没有竹盾,都足够抵抗凶兽。

还可以用于投矛。

这样的竹矛,阿咦也做过更纤细的,用来直接当箭支,但是,因矛头削口是向一边倾斜的,箭射出去会飘,才没使用。

这时候阿咦才跟了出来,本来她在竹帘之后,的确是显得很有气势的,此刻,她要去烤火的洞。

那里有阿咦晾着的很多鱼,那些鱼正在被做成鱼干。

张静涛便放下竹矛,一支支发给她们。

每发一支,这些如今属于丝族的女人就会和他抱一下,让张静涛感受一下她们的美丽身体,使得二人有一点更亲密的关系,算是加入了丝族。

并且,那些女人会说自己的名字。

“紫苏。”“艾草。”“薄荷”“雪见。”

“桃花。”“玫瑰。”“百合。”“白菊。”

“桑红。”“雪梨。”“草莓。”“番茄。”

溪中温婉少女含情脉脉的眼神

“香瓜。”“西瓜。”“山桃。”“苹果。”

“土豆。”

土豆?

土豆是啥水果?张静涛呲了呲小白牙,定睛一看,发现这妹子笑得很可爱,并不像土豆,立即决心以后有时间了,要教她们作植物标本,每人戴一个植物首饰好认人。

唯独石头,张静涛没有发竹矛给他。

因张静涛并不打算对石头表示任何好感,这厮作为丝族新人,以后要依靠丝族生活,却居然要和自己决斗,那么驱逐石头,已然成为定局,当然不会给石头加强武力。

石头很羡慕,他看出了那竹矛的威力。

嘴上却说:“没事,我有石头。”

张静涛发完竹子后,没注意到地上掉落了一支阿咦废弃的小竹签,那是阿咦用新竹卷记事后,扔下的竹签。

紫苏拿着竹矛,捡起了那支竹签。

阿咦已然拿了一竹扁的鱼过来了,引起了一阵欢呼,看来这些女人因在楚才的影响下,用丝族的家兽捕捉到过鱼儿,大约吃过鱼。

领鱼时,她们也会和阿咦抱一下。

阿咦派好了鱼干后,又说:“小心鱼刺,我要去隔壁的山洞里,有些事忙,就不和你们一起了,你们去探查时候,更要小心吃油人。”

说着神秘一笑,去主洞里拿了一大圈麻绳,去隔壁的洞里了。

张静涛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打算独自观察一下这些新族人。

一会后,除了石头和紫苏吃得太慢,还没走,丝族的女人们四人成队已经去探查敌情了。

走的方向是洞外坡地过去的来路。

那边通往好多道很高的小山丘,她们可以分散为三波人去探查一番来路。

别分太散是张静涛的建议,因为若有吃油族的人上山,也必然是为了探路,通常只会派二个壮男,四个女人对付二个壮男还是可以的,尽管她们的石头扔得要近一些,但在实际战斗中通常没法好好发力,男女的投掷距离就变得差不多了。

并且四个拿着武器的猿人在一起,足以让任何野兽望而却步了。

至于怎么战斗,张静涛没说,这些女子的战斗方式虽未必好,但多少是有一定的经验的,有石头在,张静涛不想多说。

张静涛就去了自家洞穴的上方,那自然也是一道山丘。

这个小山丘,也可以通往远处一个蛮高的山头。

绕了一个小圈子后,张静涛上了山丘后,他当然不会真往远处去,只依靠着山体的掩藏,靠着一块大大太湖石,远眺着,看一下这些丝族新成员的举动。

丝族的女人们都很正常,只往远处去了。

张静涛放心了,又去看石头和紫苏。

石头一直没走,在和身材婀娜美妙的紫苏不断说着什么,紫苏却似乎不为所动。

而紫苏所在的那个位置,是能看到一点这边的张静涛的。

张静涛也没刻意躲避紫苏,因这种观察,几乎任何族都会做的,就如他和阿咦以前加入紫苏的族时,也曾有人跟着他们,观察他们的举动的。

为此,紫苏发现了也没有说什么,只那一双忽闪的眼眸带着一点风情看了张静涛这边一眼后,把鱼干放在了竹扁里,不再理会石头,绕着山丘,往上山丘的路来了。

张静涛以为她要上丘,跟着去看,想去接一把手,因为那边的石头有点滑,不太好走。

未料,紫苏并没上山,而是在山丘后的一块水池边,脱去了她简易的矛草衣服,露出了她青春的身体,细腰伸展着,就在那个未被洪水影响的干净水池里清洗了起来,还不时娇笑看张静涛一眼。

张静涛顿时想到了十八美人的刺激感,刺激到了都忍不住吸了口冷气,但此刻似乎不应该想那么多,因而张静涛只欣赏了几眼紫苏,就回到了之前的位置,去盯着点石头。

石头的确没走,而是等了一会后,进了洞里。

张静涛的位置,正在洞顶附近,就轻手轻脚走到了洞顶的一侧,俯身去听,那边有阿咦设置的带有石沿的通气孔。

不一会,就听到石头和楚女争吵了起来。

细听,是石头在劝说楚女当主母,夺了这丝族的小小家园,因他发现这边的食物足够这些人支持好一阵了,可楚女却责问石头,怎么会让族人灭掉了那么多。

却是之前楚女和那些核心少女是先走的,因而,她的主母被洪水冲走前,一直是和石头在一起抗敌的,而处于石头对防卫的熟悉,那主母当然是把指挥权交给了他的。

这一点其实不但楚女是知道的,其她女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石头就是一阵辩驳,大体上就是说,真正指挥的时候,主母又非要作主,且一意孤行,走了一条林道,结果被吃油族的人逼进了森林,迷了路,人都走散了,一旦被追上,便没有丝毫反击的力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