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神州浩土之上,赵御其实并不孤单,因为有两位极其了解他的人在身侧。

胭脂和梁破。

一个帝王的心境,沉稳或浮躁,淡然或暴虐,无疑会影响到一个国度的进程,而一旦作为主宰的大帝,独自一人端坐天际,距离下方的子民过于遥远,他便会逐渐失去人心。

这也是赵御平日里不喜来这处凤凰台的原因之一。

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感觉虽然让人迷醉,然而一个合格的大帝,需要掌握两者之间的平衡。

大夏地域广阔无边,因此光州广域城暴雨如注,但是西北神京城却是晴空万里,同时这相隔无数里之地的天际,由两位大能者引起的天地异象却正好相反。

今晨一早,广域城天际,原本停滞了一段时间的青莲剑气,再次向外延伸一截,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袭卷,但是神京城凤凰台上,那一座一直高挂于天际的银色的国度,并没有向外扩张,反而诡异的向内不断缩紧。

青莲剑气向外扩展,代表着慕容和正在冲击那九百九十九里圣人之境的最后关头,而赵御周身的银色国度向内紧缩,则预示着年轻帝王在将自身所有的修为内压缩和凝实,这一阔一缩之间,代表着的却是两种截然不同不同破镜方式。

凤凰台边缘,摇摆着折扇,白衣飘飘的司马安南,望着面前几乎完全实体化的远古遗迹国度,目光微凝,随后开口道:

“娘娘,您看陛下周身的国度正在不断凝实,此时即将完全缩小到凤凰台的范围,这代表着陛下已然蓄势到最巅峰,同时也意味着这一场与慕容和的生死搏杀,随时都可能触发,只凭着陛下意愿!”

司马安南的话音落下,原本正不断向内缩小的银色国度彻底停止,同时其面积正好如前者所说那般,刚刚笼罩住整个凤凰台,一寸不多,一寸不少。

随后胭脂见状,深深地看了一眼国度中央,盘坐闭目的赵御之后,对着前方赵御行一礼之后,轻轻转身离去,同时清晰的声音淡淡响起:

肤若凝脂居家少女闺房写真

“既然陛下都已经准备完毕,那么司马公子随本宫前往司天塔吧,这一次,虽然本宫虽然不能随陛下左右,但要亲自坐镇司天塔,盯着万剑山顶,本宫要集整个大夏之力,保证陛下的安全,而且需要司马公子的协助。”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司马安南同样向前郑重一礼,随后紧紧跟于胭脂身后,二人的身影逐渐消失于凤凰台之上。

二人离去之后莫约半个时辰,神京城上空的烈阳逐渐上升到正上方,凤凰台上,银色国度之内的赵御突然间睁开眼眸,如乌木般的黑眸之中,银雾闪动,其周身整个国度,微微一颤。

与此同时,神京城中心的司天塔塔顶,那巨大光影闪烁的山海图画卷,瞬间银芒大方,整个大殿之内的所有人都只觉内心一抖,直勾勾的将目光在神京城和广域城之间来回扫视,等待着后续惊天一战的爆发。

但诡异的是,这漫天银芒在一闪而逝之后,便再无后续变化,而是继续陷入平静无波的沉寂,这让司天塔内,以为年轻帝王要直接降临万剑山的所有司吏们,面面相觑,面露疑惑。

凤凰台之上,造成山海图稍纵即逝异象的赵御,在睁开眼眸之后,并没有其余动作,而是直接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他俊朗的表情依旧平稳,只是眉头微皱,犹豫了许久之后,才抬起右手向前一挥,下一息,三样物品直接出现在国度之内,于虚空之中悬浮。

这三件物品每一件都向外散发着氤氲的迷光,分别为一柄法杖,一颗宝石和一个法球。

其中法杖莫约一人多高,通体为深蓝色,使用世间最珍贵的水晶雕刻而成,晶莹剔透,勾人心魄,法杖顶部呈现三足鼎立之势,而最中心,是一颗拥有无穷无尽元气的琥珀色宝石。

此法杖一出,整个银色的国度之内,顿时被一缕缕肉眼可见的淡蓝色精纯元气所完全充斥,好似陷入了一座蓝色元气的海洋,如果要用言语去形容,那便是浩瀚和神秘,因此这柄法杖便直接以神秘为名,由赵御自浮空岛小世界内的古老神庙之内机缘所得,毫不夸张的说,只要这柄神秘法杖在手,拥有者身上的元气便永不枯竭。

法杖之旁是一个散发着耀眼金光的法球,其上还有勾勒着让人无法直视的耀眼符文,符文犹如双鱼聚首,又犹如睁开之双眸,其内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生命本质,佩戴其可突破生命本身的层次的禁锢,因此被称为极限法球。

赵御面前悬浮着的最后一件物品是一颗同样符文勾勒其上,呈不规则的蓝色宝石,此宝石不大,一手完全可尽握之,且其原本好似镶嵌于一枚戒指之上,在赵御的感应之中,它就像是一道大门,而门后就是来自未知空间的魔力之海。

三样各自散发着光芒的物品,无声的悬浮在虚空之中,但是被任何人看到,都会被它们的无限神秘和强大所夺走心神,尤其是对于本就稀少的大夏法修而言,这其中的任何一件都是法修的无上至宝,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威能。

但是赵御看着面前这三样物品的眼神无任何变化,随后年轻帝王眼中的思索之色消散,缓缓抬手,再次向前一挥,一张卷轴轻轻飞出。

下一息,原本已然不同凡响的三样物品同时光芒大放,相互以卷轴为媒介,融合至一处,无穷光芒如火山迸发般冲天而起,滚滚浓光给人一种矛盾至极之感。

光明圣洁与黑暗混沌并存!

紧接着一股沉睡无数年的邪恶气息于远古遗迹国度之内向外苏醒,整个远古遗迹国度的空间狂震。

直到此时,赵御的脸色才微微一变,同时露出了些许诧异之色,接着他抬起洁白修长的手掌,直接伸入那圣洁和混沌并存的耀眼光团之中,轻轻握住了一把冰冷的武器。

“原来这就是从古至今,所有法修最为垂涎的无上圣器!”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