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玉冷笑:“就算它值二十万,我们也不会买的,买了干什么?这双钱币太容易被人误认为是新货,艮本没收藏升值的空间,更别说,它就算是古币,怕也古不到太远去,最多能卖个四五万也就顶天了,你想套我们的钱?呵呵,想得美了你,我等贵族公子的才学见识可不是你这样的能比的。”

张静涛听得难受,道:“我也就这么一说罢了,但至少,这古钱可以当信物,调用那水衫女孩所属门派的力量,就这点来说,我想她说的千军万马应该不是说笑,哪怕就算只能调到五百骑,在危难中亦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也绝对是值二十万的。”

这下,对面三人都笑了,笑得前仰后合,似乎看到几位好笑的事情。

张静涛不明白,道:“三位公子,你们笑啥呢笑?”

荆剑大笑道:“你连她们名字都不知道,门派是什么亦是不知,她们走前亦未透露,你居然还信这是什么门派信物,请问,你这傻子打算去哪里找她们要那五百骑啊?”

西门狐止笑,叹息道:“如我等英才,在魏国的名声居然还不如这傻子在赵国的名声,真是苍天无眼啊。”

段玉道:“终究是天道难测,诸如阿狗阿猫只长得喜人一些,或也会得到老天眷顾一眼罢了。”

张静涛干笑,道:“这个……诸位的脑袋还真是清醒,居然不被那些人弄出的气氛所动,一下就转过弯来了,呵呵,是小弟的错,不该无视诸位的智商,这样吧,就卖五万块,要不要?这好歹是美女随身佩戴的香物哦,想想吧,那美女虽未露脸,那气质和本事合在一起却简直是让人渴望不及的美女啊,如此等级的美女,足够让人常常回味吧?三位公子都是风流人物,要不要留个纪念?”

“不用了,你以为我们是花痴吗?”荆剑又笑。

“正是,原来你竟然还会有这种想法,真是可怜的寒门,难道你不知道,我们自小周围就是美貌丫环成群么?有什么女人还值得我们时常回味的,哎,真是穷人的思维呢。”段玉一脸的调侃。

西门狐冷脸了,道:“更别说,我们可不是朋友,若非那不速之客,我们只是生死对手,你需要的,就是我们要压制的,就如你此刻缺钱就太好了,所以我们才觉得好笑。”

“我看,你卖给你身边的女人吧,听闻张正就是比较能讨女人喜欢而已,呵呵,才有了点运气。”段玉又道。

私房悠悠的静谧时分

张静涛就看向了三个美女。

赵灵儿轻笑一声道:“你若缺钱,我们借你一点是可以的,若要我们买下这古钱,却只让魏国俊杰耻笑。”

荆凡花也翻了个白眼道:“正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聂双月不说话,只道:“我只爱酒,今朝有酒今朝醉,收藏什么古董,人都变古董。”

张静涛的捭阖之道完全失败,只得对西门狐道:“都不要就算了,只是,你们不要后悔,这可是绝世宝物,哼哼!”

众人全都是一脸的无语。

话说,你小子要忽悠人,也想些更好的词儿啊,绝世宝物这种陈词滥调也太没可信度了。

西门狐道:“绝不后悔!”

张静涛笑了,道:“既然诸位和我如此谈生意,却没说一句,你的人都要留在这里,何况古钱?可见,三位要留下我们的锐气都没有了,意志决斗都是已然不够,因而西门大官人,我们就此告辞了,呵呵。”

西门狐几人召集来的手下都死光了,只剩下了三人,虽都是高手,可在之前对决后,又哪里有把握必胜了。

三人见张静涛那一番卖古钱的话,原来藏着这一目的,脸色便有点难看。

三人互视一眼后,倒是也干脆,彼此打了个眼色,表示此事暂停。

“张正真是有怪运呢,那些不速之客,倒是如同帮了你们,好走不送!”西门狐立即作了个请的姿势。

张静涛亦不认为有和荆剑几人搏命的必要。

这三人若要搏命,亦是没一个好对付的。

为此张静涛带着三女,迅速离开了西门府。

并由聂双月带着,去了一个小小宅院。

这个宅院虽小,却颇为安全,而且聂双月不似张静涛三人,在诸多眼线眼中,聂双月虽美,却非哪路人马的主角,受关注程度是较低的,再一化妆,除外买些吃食之类的不成问题。

几天后,城中江湖人物行动频繁,夜间巷子里厮杀的都不少,可见都在探查和氏璧的下落。

张静涛除了关心这些外,就是装作卖菜的,和目标豪宅的门卫闲聊。

可惜,这几个门卫的嘴十分紧,若问到院中事项,便是一概不知,只会很起劲聊一些贵族之间的男女情事。

要不是就是说去闾院玩女人的经历,其言语极为粗鄙,但的确也带着莫名的刺激感,为此,这些门卫之间最喜欢说这些。

除此就是也会说一些江湖见闻。

便说到了那些江湖人物探查富商的宅院,因激战的消息。

唯一说到的府中的情况,也都和女人有关,便是这石府少爷喜欢女人,经常强弄府中丫环,尽管府中老爷不允许石少爷这么做。

为此,张静涛只能耐心等待和院中人交往的机会。

好在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只隔了一天,张静涛正去找门卫闲聊时,就见侧门一名长相俏丽的丫环被赶了出来。

“小浪蹄子,敢勾搭少爷,真是不知死活!只赶走你,已然是你的运气,否则,定然是打断了腿去!”一名悍妇一把这丫环退出了门去,随手扔出了一个很简单的包裹。

这个包裹自然是那丫环的行囊了,看上去里面不会有多少东西。

“明明是少爷强嬖我!”那丫环脸色气急,回了一句,在门口捡起被扔出来的包裹,又狠狠咒骂了几句,见悍妇首领骂道:“小蹄子,二十五六了,定是想男人了,勾引少爷,真是找打。”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