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下午就去给那个要求特殊的金主送设计稿去了。

金寒晨坐在书房里,翻着手机,一会儿,看见了一个电话号码。

这个电话号码没有备注,但是金寒晨一眼就认出来了。

一阵响声过后,那边传来了苍老的声音。

“金寒晨?”

金寒晨听见对面的声音,笑了笑:“没想到您还记得我啊。”

“我记得很清楚……”电话对面的人说道。

“福伯,我怀疑我父母的离开,有别的原因,不知道您那还留没留下我父母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的照片。”

福伯是金寒晨认识的一个法医,当时金寒晨父母去世的时候,福伯在场,于是就拍了不少照片,这些照片看上去只是普通的遗体照片,但是可能经过深刻观察,就会发现其中的奥秘。

“我一直把那些照片留着。”福伯在电话那边说道:“我早就猜到,你应该过不了多少时日就能回恢复正常智力,在这之前如果我擅自把这些对于你来说至关重要的证据扔掉的话,我也有违于自己法医发身份“

说着,福伯在那边好像在翻什么东西。

“金寒晨,你有时间的时候,来我这边看看吧,我就不跟你用社交软件交流了,这段时间社交软件的监听很严重,一不小心就能被人发现你已经恢复智力的事情。””

我们在一起会是怎么

虽然金寒晨没有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告诉他,但是福伯好像什么也知道,金寒晨没有说话,他之所以在那么多法医之间选择了福伯,是因为福伯身上总是有一种让金寒晨觉得神秘的信息。

他跟福伯接触有一段时间了,福伯每一次猜他的心里都猜的很准。

金寒晨给林洛宾使了个颜色。林洛宾说道:“你不能走啊,小鱼儿还在外面呢,不管怎么说,还是要保护他的安啊对哈。”

“我只是去看看而已,我又不是去杀人放火。”金寒晨说道。

林洛宾开着车带着金寒晨到了福伯的工作室,福伯的工作室里面还有几具没来的及解刨的尸体,一股浓浓的腐肉的味道钻进了金寒晨的鼻子里,林洛宾一个没忍住,不自觉的呕吐了起来。

金寒晨强忍下身体的不适,走到了里屋找到福伯,敲了敲门。

“请进……”是一个苍老的声音,金寒晨和福伯的大部分接触都是在网络上,现实生活中基本上属于谁都没见过,为数不多的见面之一,也就是今天。

福伯的桌子上摆着好几张照片,金寒晨凑过去看,内心揪一样的疼。

是金寒晨的爸爸妈妈第一次被捞上来的时候的照片。

金寒晨看着两具泡发的尸体,白白的,肿肿的好像要把自己整个吸满水一样。

金寒晨感觉到呼吸有一点急促,林洛宾感觉到金寒晨的气场已经很不多了。

金寒晨往后退了两步,像是打了个踉跄。

林洛宾赶紧扶着金寒晨,防止他再次收惊害怕。

福伯一脸不屑的看着金寒晨:“这么高的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跟那不喜欢她们的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的,感觉自己还害怕的不行啊。”

金寒晨的面子一向看的特别重要,撞到了真人,赶紧站直了:“.没事”金寒晨忍住内心的悲伤和视觉上的升级他仔细的看着父亲和母亲的照片,忽然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母亲的胳膊上有一道不深不浅的印记。

可是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在邮轮上见到父母的时,母亲的手臂还是有一个手链的,现在手链没有了,手上还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新月形状的划痕。

不知道这个发现,对自己破案有没有什么用处。

林洛宾坐在福伯的桌子旁边,看着金寒晨一张一张看那些至亲至爱面目非的照片,金寒晨的眼泪在眼睛里打,不得不说,金寒晨做事还是很能看出来事情的本质,所以遇见这样的事情,林洛宾从来不会担心金寒晨会不会失去理智。

答案当然是不会,金寒晨即使内心再怎么难过,也不会通过过激的行为来压抑自己的心痛或者高兴。

出了福伯的门,金寒晨和林洛宾说,给易年打电话了没有。

“易年,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金寒晨对易年说道。

“易年这两天因为容怡的事情心情也是一团乱麻,但是听见金寒晨说的话,还是示意他把话说完。”

“我在我妈妈的手臂上,看见了一条来历不明的伤痕。”金寒晨说道。

易年听到这个消息,不觉得睁大了眼睛,自己查了半天都没有查出来有什么线索金寒晨是怎么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找到线索的呢?

易年问道:“你怎么会发现?难道你最近开始调查有关于那次事故的问题了?”易年问道。

“不是我开始调查了,是凶手开始调查了。”金寒晨说道。

“??”易年一副很懵的样子。

“今天,我和小鱼儿收到了一个电话,是警局那边打来的,主要问题是问我,觉得自己父母的死是出于意外还是人为造成。”金寒晨说道。

“那你……”易年当然知道金寒晨的身份,现在肯定不能说出来自己对金业才的怀疑,要不之前金寒晨装成弱智的那么长一段时间都白搭了。

“我只能让小鱼儿告诉他,我没有自主的思考能力,就算有,也觉得是意外。”金寒晨强忍着内心的疼痛说道。

易年大概懂了金寒晨的意思,

他当然知道金寒晨有多么在意自己父母的去世。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们一起找到那个伤痕的来源。”易年说道。

金寒晨就这么到了家,看见了小鱼儿,小鱼儿已经在家等他很久了。

“你去哪里了啊,才回来。”小鱼儿冲到金寒晨旁边,顿了顿,“”金寒晨你跑到哪个垃圾桶里去了,身上的味道有点美丽啊。”

林洛宾站在金寒晨的身后冲小鱼儿使着眼色。

“没事没事,走吧吃饭去吧,还不是林洛宾啊,老是带着我跑着跑那的疯玩。”金寒晨把一个大包袱咻一下扔给了林洛宾。

小鱼儿笑着看看金寒晨又看看那林洛宾,她看出来了两个人有事情瞒着自己,不用金寒晨说,小鱼儿就知道金寒晨一定是找到了什么新的线索。

小鱼儿一点也不纳闷金寒晨不告诉他这些事情,毕竟她知道,在金寒晨的心里,自己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屁孩儿,虽然被奶奶强求着管理公司,被迫嫁给自己舍身豪门恩怨,但是她还是那个单纯的善良的渔村女孩儿,在金寒晨的的世界里有太多人间险恶,但是金寒晨希望小鱼儿的世界里一直是阳春白雪,下里巴人,不用考虑这些让自己头大的温柔。

小鱼儿帮金寒晨把衣服换下来,给金寒晨递了一杯水,然后走过去抱住金寒晨。

“你要是今天心里压力大,不开心,就抱抱我好了。”

金寒晨用头蹭了蹭小鱼儿的胳膊,平常他从来不会干这么幼稚的事情,这样的动作只有那个弱智金寒晨才干的出来,但是今天近距离看见过自己父母走的样子的金寒晨,很留恋小鱼儿抱抱和小鱼儿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

等到自己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完了,一定要带着小鱼儿好好玩一玩,好好补偿一下他,等到什么时候自己可以用正常的金寒晨说身份站在小鱼儿身边,一定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