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怡冲易年发了脾气,整个人更是烦躁,她推开门,准备再找小鱼儿,问下她准备什么时候处理金寒晨的事情。

一推开小鱼儿的房门,容怡不由得愣了一下,只见满地都摆着各式各样的水粉颜料,小鱼儿正对着画架画画。

见容怡进来了,小鱼儿笑了笑:“你当心些,别让颜料把你衣服染上了。”

容怡踮着脚尖穿过那些颜料盒,然后才坐在小鱼儿床上,好奇地看着她:“你这是做什么呢?”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我去调查了一下目前比较火的画师的画风,然后准备自己琢磨一下,创新出我自己的风格。”

容怡没想到小鱼儿这么认真。

“那需要买这么多颜料嘛?”明明用手绘板之类的工具就行了啊。

“这样更适合找灵感,你看看我这幅画的怎么样?”小鱼儿把画架转了一下,让容怡得以看轻画面。

画面上是一个精灵女孩,有着夸张的大眼睛和浅白色的眼睫毛,美则美矣,但是容怡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你怎么不用高光?”

小鱼儿有些犹豫:“水彩上点太多高光会有些奇怪的。”

容怡眨巴眨巴眼睛:“可是大家都喜欢那种blingbling的效果啊。”

小鱼儿若有所悟:“是这样么……那我试试用一些闪片的效果吧。”

笑容明媚的姑娘

容怡看小鱼儿用新的改进后的方式去上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询问道:“小鱼儿,你和金寒晨……我是说,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

小鱼儿愣了愣,身子略微僵硬了一下,然后才扭头看向容怡:“打算和他离婚。”

容怡大吃一惊,瞪圆了眼珠子。

情况怎么会这么严重?两人怎么就闹到要离婚的地步了?

怪不得小鱼儿这么费心费力地要找工作,原来她是根本就没打算再回金家。

那自己要不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易年?

金寒晨傻乎乎的,恐怕根本就不能理解离婚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概念吧。

小鱼儿自然也知道旁人听了这话会有些难以置信。

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我这么做是不是显得很没良心。”

容怡急忙摆手:“怎么会,这是你们夫妻俩之间的事情,旁人不了解情况,说的话都是瞎猜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小鱼儿拿起画笔,又往画板上添了几笔,她的侧脸看起来仿佛带着忧伤:“我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从小鱼儿房间走出来,容怡内心陷入了纠结之中。

小鱼儿要和金寒晨离婚的事,自己大哥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所以他才这么热情地邀请小鱼儿来墨氏工作,这算是什么,趁虚而入么?

墨俊雷可能并没有这么复杂阴险的想法,但是毕竟他喜欢小鱼儿,如果小鱼儿真的要和金寒晨离婚,也许墨俊雷可以从中看到自己和小鱼儿在一起的希望。

可是容怡知道,小鱼儿是喜欢金寒晨的,刚刚说到和金寒晨离婚的事情,她忧伤的情绪,纵然竭力隐忍着,可是她还是能感觉得到。

许曼曼来到蓉城已经有好些时候了,老太太说会给她安排好住的地方,许曼曼便想着老太太果然还是看重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的。

毕竟老人嘛,总归传统一些,对于传宗接代这种事情总是格外在意一些。

不过仔细一想,白璐嫁到金家都那么长时间了,肚子竟然也没个动静,难不成是她身体有什么问题?

许曼曼不由得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就算金寒晨暂时喜欢的是白璐又怎样?还不是自己后来居上,只要金家人认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白璐迟早要从金家滚蛋。

许曼曼住的地方是很豪华的别墅区,但是平日里都很难看到什么人,每栋住宅之间隔的距离也很远,房间里每天有专门的人打扫和做饭,在这儿住着,自然是舒心。

不过许曼曼很快也发现了问题,她本来以为老太太应该会早点来看自己,就算不来,也该打电话问候一番,可是她住在别墅里好些日子了,除了佣人,竟然没看见任何人过来。

他们金家人怎么这么怠慢自己?

许曼曼不由得有些埋怨不满。

不过转念一想,也许金家人是在处理白璐的事情呢。

自己给白璐发了那些照片和证据,她怎么可能心平气和地留在金家待在金寒晨身边?

恐怕早就情绪崩溃闹开了吧?

许曼曼只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因为时间一久,孕相便会愈发明显,到时候自己要是挺着个大肚子进金家,自然面子上挂不住。

她满怀期待着,相信自己肯定可以很快就取代白璐,成为金家新的女主人。

“容怡,小鱼儿最近情况怎么样?”墨俊雷回到公司后,又开始忙开了,新的一年,公司还有很多规划需要调整,员工也陆续回到了公司。

容怡一听墨俊雷又是来问小鱼儿的,不知怎么,心里的担忧顿时更甚。

但是她也不能不回答墨俊雷,只好如实道:“还挺好的,每天都在画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画画。”

墨俊雷愣了愣,随即便应了一声:“这样也好,有事情做就能转移注意力了。”

听了墨俊雷这话,容怡顿时忍不住了,她不禁开口问道:“大哥,你对小鱼儿是不是关心的太多了?”

墨俊雷一时之间都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没想到容怡竟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良久,他才沉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小鱼儿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朋友有难,难道不应该帮一帮吗?”

容怡却并不怕他,顿时音调又高了几个分贝反击了回去:“帮朋友有必要把工作上的事情都扔下,亲自跑去蓉城陪她几天?有必要不仅帮她找工作,还给她找住的地方?有必要时不时打电话过来问她的情况?大哥,不是我想多了,你自己想想,你有没有这么关心过一个人?你是真的没有意识到,还是一直都在逃避面对?”

墨俊雷没想到容怡把话说的这么直白。

容怡明明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她说的字字句句都那么真切,墨俊雷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没错我,他就是关心小鱼儿。

“她不知道,就行了。”墨俊雷万分疲倦地说出这句话。

既然容怡什么都看出来了,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必要继续在容怡面前辩解,只是这件事不能让小鱼儿知道。

“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你总是这样帮她,她就察觉不出来吗?”容怡真是搞不懂这俩人是怎么相处的。

墨俊雷无奈地摇摇头:“她不一样,她有点自卑,恐怕根本不敢想到我会喜欢她,而且,她也很相信我,我说我只是作为一个普通朋友在帮她,她就不会怀疑的。”

容怡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墨俊雷怎么这么了解小鱼儿?

而且,小鱼儿也太傻了吧,难道就看不出来她大哥的心意?

天哪,这俩人,就是有神助攻恐怕都没办法在一起吧?

“那难道你就打算一辈子都不说?她现在不是准备离婚吗?大哥,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觉得你以后还有机会可以和她在一起?”容怡咬了咬牙。

墨俊雷顿了顿,才道:“不瞒你说,我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我喜欢她,没有想过要拥有她,我只是希望她开心。”

如果说喜欢别的女人,也许墨俊雷会果敢去追求,可是小鱼儿却不一样,她一开始就是别人的女人,他和她,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反而没有那么多要求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