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我告诉爷爷,让他对重重处置。”墨俊乐奶声奶气的说着自己粑粑的不是。

“我怎么了?犯什么错误了?”墨北宸蹙了蹙眉,这三个小家伙,今日是要翻天了吗?

“犯错不改,还敢对我们大声嚷嚷,这又得加上一条罪名了。我们现在是在家里,又不是在研究院,粑粑把我们的名字,直接弄到衣服上。

首要犯的一条就是泄漏研究院机密罪。

其次,常常强调这里是家,不是研究院。粑粑的育儿方法,不能直接用严格的教育管理,得以慈父之心,来感化我们这颗,年幼就丧母的受伤小心脏。”墨俊寒将墨北宸的错误,一一给列了出来。

“这么说,我还得感激们,谢谢们改了我的设计图。还把我视为社会团的老板了?

们可知,这严重的侮辱了,我本来的崇高职业。”墨北宸为了跟他们讲道理,自然也会反驳的。

“这不是我们侮辱了,是麻麻对于的称呼!”三个小家伙齐口同声说道。

“鬼子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墨北宸大度一下,让让他们好了。

“粑粑是说我们是兵,是鬼子?”墨俊乐神补一句。

“换衣服出发去医院。”墨北宸抱着那些衣服,带着他们一起上楼换衣服。

陇林市第一附属研究院医院。

萝莉妹纸粉嘟嘟嘴唇清甜可人美女写真图片

韩友莉今天上午做了一台手术,刚把身上的消毒服脱下后,便看到郑衡接着电话,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

“郑衡……”韩友莉下意识的叫喊了他一声,可那家伙打电话入神,完全没有听到她的喊声。

于是,她又喊了两声,结果一样,他依旧没有回答。

以前郑衡听到她的声音,就跟打了兴奋剂似的。老远就能听到。可为什么今天,她叫得那么大声,他却一声都没有听到呢?

“韩医生,那个病人……”

“病人的事,先处理一下。我有点事先走一步。”韩友莉打断助理医生的话,然后朝着郑衡走的方向追过去。

郑衡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等他出来的时候,身上的医生白大褂,已经变成了他早上来医院的衣服。

郑衡今天是上全白班,下午也会看诊,这会儿本不应该出去的。

这些韩友莉都没觉得有什么,唯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郑衡在经过一道窗户时,还刻意用手打理了一下头发,并且还整理着身上的西装。

就算平时他跟她约会,他也不会如此的讲究。难不成他心里有人了?是出去见哪个小三儿?

想到这里,韩友莉的心情,立刻就平复不下来了。心里火烧火燎的,特别难受抓狂。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脱掉外套,赶紧换上自己的衣服,拿着车钥匙和包包,立刻离开医院。

他们家车子只有一辆,是白色的雪弗兰,今天早上是她开的车,所以钥匙在她的身上。郑衡这会儿招揽了一辆出租,朝着医院对面的方向行驶而去。

出租车在一家高档的,高尔夫球场门口停了下来。郑衡下车后,拿着一张卡走到前台,很轻松的就进去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