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杨舒尘对她特别好的时候,心里肯定想着要算计她!

   “我刚才说了吗?我忘记了。你现在少说话,赶紧吃饭。”杨舒尘一挑眉,死不认账。

   关雨念看着眼前明显不怀好意的男人,朝着他呶了呶嘴,继续吃自己的。

   美食当前,不吃就是傻子!

   一顿火锅,关雨念吃的十分满足。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吃火锅了。

   吃饱喝足,抱着圆滚滚的肚子,靠坐在椅子上,动都动不了……

   “来,扶本宫起来!”关雨念胳膊一抬,朝着杨舒尘伸出手。

   她吃撑了,还喝了点啤酒,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是把他当成小太监了?

   还本宫,她怎么不叫自己太后?

   “杨舒尘,愣着干什么?手脚不勤快,什么事都办不好。”关雨念念叨着,双手扶着椅背,想要站起来。

   美丽少女春寒时节也秀美艳身影

   尝试了几次,还是乖乖的坐在椅子上挺尸。

   大手一挥:“算了,你先走吧,记得把账结了就好,我一会儿自己回家。”

   “……”

   她这是准备翻脸不认账?

   假装自己失忆了?

   杨舒尘俊脸一沉,上前就将她从椅子上拎起来,夹在胳膊下,转身往外走。

   “杨舒尘,你在干什么?你松手……”关雨念装死不成,被他拎着,着急的想要挣脱,却发现杨舒尘双臂如铁,她的挣扎在他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一转眼的功夫,她就被杨舒尘从火锅店里拎出来,塞进车子里。

   方向盘一转,他已经开着车,朝着她的家的方向开。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进我家,我就敢关上门揍你一顿……我是说认真的,你开我家门干什么?!”关雨念心一横,冲上前,就拦在了自己家门口。

   恰北北的姿势,仿佛在向他宣战,要么走,要么从她的身上跨过去!

   总之,她是不会让他在随意进出她家!

   “钥匙还我!”关雨念朝着他伸出手。

   一顿饭,就想要骗她,她才没用那么容易上当。

   他连吃饭都惦记着吃她,要是她今天真的放他进去,指不定真的要被拆吃入腹……

   防火防盗防杨舒尘!

   宁可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能相信杨舒尘有人性。

   “男人跟女人体力上,有天生的差距,你知道吗?”杨舒尘看着她豁出去的小脸,手上还转着她家的钥匙,薄唇微启。

   “……”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要提醒你,要是听话,还能少点皮肉之苦,要是不听话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乖乖听话,反正你又打不过我。”

   “……”

   杨舒尘,你的脸呢?

   脸皮都离家出走了,真的不要去找一下吗?

   “哎哟,肚子疼!”关雨念蓦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叫了起来。

   刚喊了一声,正担心着杨舒尘会不会上当,就见他脸色一变,冲上前抓住她的肩膀。

   “怎么了?”

   捕捉到他眼底担忧的那一刻,关雨念真的有点后悔了。

   想要告诉她自己没事,可又担心万一自己说了,他会让她从没事变有事。

   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演,“可能是吃多了……”

心中认定张横就是偷了达摩舍利的贼子,玄机老和尚那里还会客气,这才会一见面,就直接动手。

此刻,见张横和李佳楠联手,竟然抗住了自己这边的压迫,却是让他更加的愤怒。以为这就是张横敢偷达摩舍利的倚仗。

心中想着,玄机老和尚脸色更见凛然,浑身的气势,再次轰然膨胀起来。

“哈哈,我说老和尚,果然是人老眼花了。”

张横目光一凛,不由嘲笑道:“就光凭自己的想象,却来诬陷我,这不是老糊涂又是什么?”

现在的张横,心中是又惊又怒。

他也是做梦都想不到,那枚达摩舍利会是假货。

从最初高峰拿出达摩舍利,经由玄机以及黄炜森和他妻子戴静文,肖承源等人品鉴,完可以确定,达摩舍利乃是真正的佛家至宝。

之后轮到神秘女子钱彩莲。当时,张横洞察到她似乎做了点手脚。但是,因为以前没有接触过舍利,根本无法判断,她那时的小动作有什么作用。

然而,此刻想来,张横心中更是陡地一突,意识到了问题肯定是出在那个时候了。

不是吗?正是钱彩莲之前品鉴过后,自己一接触达摩舍利。这才出现了异常。

回想起出现异常的那一刻,似乎神秘女子钱彩莲靠近过自己。而那时的自己,却因为达摩舍利发出的灼热,措不及防之下,掉落在了紫檀木盒中。

牛仔背带裤清纯小女生笑盈盈夏日写真

如果说众目睽睽之下,有人要掉换达摩舍利,只怕也就只有那一瞬间的机会。因为,当时场中所有人,都受强光的影响,出现了刹那的目盲。

由此来判断,偷调达摩舍利的,应该就是神秘女子钱彩莲。

然而,此刻玄机老和尚却认定是自己所为,这确实是让张横又憋屈又恼火。

“是啊!”

李佳楠俏脸一寒,神情凛然一片:“玄机禅师,在下敬您是台岛佛界的老前辈,对您敬重有加。但是,如果您倚老卖老,在我们这里发威,那就别怪本宫翻脸不认人。”

李佳楠此刻也是火气上来了,玄机老和尚不分青红皂白,一见面就用气势压迫,这根本就是没把唐手流放在眼里。

说话声中,突然四周的暗门怦怦怦地被人推开,十数名唐手流的人员,已轰然冲了进来。

哗啦一下!这些人一下子围住了玄机禅师等人,个个脸现愤然。

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下面的人自然也已听到。而且,高恩国也回过了神来,立刻发出了信号。唐手流的这个据点,本就因为有少门主移驾至此,防卫措施无比的严密,自然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顿时,场中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双方对峙在一起,已是一触即发。

“阿弥佗佛!”

玄机老和尚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高宣了一声佛号,目光望向了李佳楠:“老衲并无要与唐手流为敌。只要李宫主交出张横,老衲这就带人离开。”

玄机老和尚自然清楚,自己若是与唐手流翻脸,这无疑就是在给台岛的玄学界捅篓子。

要知道,自从当年倭岛占据台岛之后,台岛玄学界与倭岛忍者之间,争斗一直不断。可以说,台岛玄学界最大的敌人,就是倭岛玄学界。

韩岛唐手流一直与台岛这边,处于和平的状态,他可不想因为此事与唐手流撕破脸,从而增添一个强敌。

所以,他只提出了要张横这个要求。

只是,玄机老和尚却哪里知道,张横如今是唐手流的老祖转世,更是与李佳楠有了亲蜜的关系。他这个要求,无疑就是在直接向唐手流宣战。

果然,李佳楠一听,不由冷哼一声:“玄机禅师,张少乃是我唐手流的贵宾,要从我们这里带走张少。那么,就得踏着我们这里所有人的尸体。”

李佳楠俏脸已完冷了下来,称呼也从您变成了。

“阿弥佗佛!”

玄机禅师目光一凝,脸现诧异之色。他还真没想到,李佳楠的态度会如此的坚决。更是想不到,为了张横,李佳楠竟然有不惜翻脸的决心。

不过,刹那的愣怔,玄机禅师陡地反应了过来,朝着李佳楠微一合什:“李宫主,请三思。难道因为这小子,甘愿与我们台岛玄学界为敌?”

玄机禅师一顶大帽子就叩了上来,想逼迫李佳楠放弃。

“咯咯咯!好一顶大帽子。”

李佳楠却是满脸的不屑:“难道禅师以为,就可以代表台岛的玄学界?”

说到这里,李佳楠神情一凛:“即使是禅师可以代表台岛玄学界。但是,本宫也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今天若想从我们这里带走张少,我们唐手流宁可瓦碎,不求玉。不过,也请禅师三思,我唐手流可不是可以任意拿捏的软柿子,小心我倾派之力,向讨个公道。”

“阿弥佗佛!”

玄机禅师长长地宣了个佛号,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说了。

李佳楠态度之强硬,完出乎了他的想象。

但是,他却如何肯就此放过张横。如果不追回达摩舍利,他这一生都难以原谅自己。

可是,话说到这个份上,双方已是再无回旋的余地。除了动手,似乎还真没有什么可说的话了。

“布阵!”

李佳楠一声娇喝,朝着越聚越多的门人喝道。

此刻,厅中人数不下数十人,连昨天晚上服伺张横的那八妃也手持短剑出现在了场中。她们本就是李佳楠的贴身护卫,而且还是当年王一鸣老祖从小培养,亲自教导,专门为保护李佳楠而特训的女剑客。

此刻,八女围到了张横和李佳楠身边,与李佳楠一起,布成了一个九天玄女阵。

轰!

四周的其他唐手流弟子,在高恩国的带领下,顿时身形狂闪,已是刹那间布成了一个合击大阵,手中武器遥遥指向了玄机禅师五人。

空气陡地凝固,一股汹汹的杀气刹那弥漫场,双方已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阿弥佗佛!”

玄机禅师却是犹豫起来。他刚才逼得虽然紧迫。但是,面对比他更强势的李佳楠,他却不敢真的直接就这么与唐手流开战。

开玩笑,他玄机禅师虽然是台岛佛学界的领袖,但还真代表不了整个台岛玄学界。

如果因为个人的恩怨,就这么与唐手流翻脸,不仅他玄机无法向忠孝寺一众僧人交待,更是无法向整个台岛玄学界交待。

唐手流可不是个小门派,人家堂堂韩岛两大玄学门派之一的强大存在,实力绝不在忠孝寺之下。无缘无故拉来这样的仇恨,只怕他玄机禅师,今后得被台岛玄学界其他人戳脊梁骨。

可是,若要他这样就服软,玄机却也拉不下这张老脸。要是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只怕他这张老脸今后就得包着毛笋壳出门了。

一念及此,玄机老和尚的脸一阵青,一阵红,一时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玄机兄,李宫主,们这是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了惊诧之声。

“欧阳前辈,闲云前辈!”

李佳楠微一转头,俏脸上也露出了惊疑之色:“们怎么来了?”

不错,从门口进来的正是欧阳横琴和闲云子。两人此刻也是一脸的愕然,望着场中的情形,满头的雾水。

“阿弥佗佛!”

玄机禅师目光一凝,对于两人的出现,也是感觉非常意外。他这次来唐手流要人,可没有通知他们。

那么,两人此刻联袂而来,这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玄机兄,李宫主,们这是在干什么?”

望望一脸凛然的李佳楠,再看看神情怪异的玄机老和尚。欧阳横琴和闲云子的目光从场中一众人脸上扫过,神情更见惊异。

两人也是没有想到,今天来唐手流,竟然看到了这样的场面。这不是忠孝寺要与唐手流开战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无缘无故的,两家就要火拼上了呢?

“欧阳前辈,闲云前辈。”

张横的声音响起:“们来的正好,这位玄机老和尚,硬是往在下身上泼脏水,说是他的达摩舍利,被在下拿走了。”

“什么?”

欧阳和闲云子两人,身形一震,神情刹那变得凝重无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大师,您说的我们可是西里糊涂啊!”

“阿弥佗佛!”

玄机禅师开了口:“欧阳老弟,闲云老弟,们来的正好,事情是这样地。”

玄机禅师可不愿被张横抢了先,生怕张横说话会让欧阳和闲云子两人先入为主。所以,他立刻抢着说道。当下,他也不迟疑,把昨天发生在珍佛斋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达摩舍利为珍佛斋高峰高施主之物。当时,由我们品鉴为真正的佛家至宝。所以,老衲这才不惜一切,拍得了此圣物。”

“然而,请回寺中,却发现佛家圣物已被人调了包。”

玄机禅师的语气变得愤然无比,手指也陡地指向了张横:“回想当时情形,只有张施主经手之时,出现了异常。这也就是说,我佛家至宝之所以出了问题,必是张施主暗中做了手脚。”

说到这里,玄机禅师神情一凛,高声道:“请欧阳老弟和闲云老弟,为老衲主持公道,我台岛玄学界,一气同枝,我佛家至宝岂能落在贼人之手?”

   酒店的整个二十八层近一千五百平的面积,被均匀分成东西两套总统房,夏浩然他们住的正是东边套。他的脚刚迈出电梯的门,便看到西边套总统套房门口站着两位身着黑色西装墨镜的保镖,跟之前在酒店门外所看到的那些安保穿的一个样。

   夏浩然微微一愣,但随即就很快明白过来了。看来是对面的那套总统套房可能是入住了一位身份了不得的角色吧,否则,也不会呈现出如今这一出。

   “浩然,这……”

   旁边的李梦瑶也是一惊,以她练气九层中期的修为,自然能看出眼前两人并非只是普通的安保人员,而是拥有着不俗外家锻体术的“高手”。当然,这个高手只是相对那些普通人而言了。李梦瑶以前虽然没有入驻过酒店,但是她知道,即使再好的高档星级酒店,也不可能会在总统套房外安排如此出色的安保力量吧?

   感受着两个墨镜男那不善的神色,夏浩然收回了平静的目光,瞥了瞥嘴道:“管他呢,不就是两个小保镖而已。估计,是对面的那套房子里面,住了一个爱装逼的家伙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

   李梦瑶听完夏浩然的话,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微微点头应道。

   两个保镖猛地看到从电梯中走出来的这两位年轻男女,不禁皱了皱眉头;当听到夏浩然的话后,两人相互交换了个眼色,然后同时大步走上前来拦住两人道:“对不起,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

   夏浩然轻轻的握了一下李梦瑶的小手,示意对方不要说话,然后冲着面前的两位保镖淡淡的说道:“理由呢?难道你们没有想过,或许我们就住在这里。”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们能住进这里?”两个保镖上下打量了一眼夏浩然还有他旁边的李梦瑶,面带嘲讽鄙夷地撇了撇嘴道:“像你们这样的歌迷,我们以前见得多了。还请你们马上离开,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对于保镖的误解,夏浩然并没有生气,毕竟像做他们这一行谋生的,保护雇主的安以及不受到骚扰,这是他们的本分和职责之所在。另外,自己和李梦瑶两人,怎么看也不像是能住得起总统套房的人。

   但是,这个保镖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却让夏浩然心中着实不爽。他眉头一挑,不过懒得与这伙人解释和浪费口舌,于是拉着李梦瑶的小手,径直往他们所属的东套房走去。

   海边戏水女孩美白肌肤姣好身材

   保镖看到夏浩然竟然无视自己的警告,脸色顿时沉了下去,这分明是在挑战他的权威嘛。于是上前一步,同时伸手拦住了夏浩然。

   夏浩然见状停住了脚步,平静的看了那保镖一眼,淡淡的说道:“若是再不让开,你就没有机会了。”

   “我想,我的话也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否则……”

   保镖争锋相对道,他的脸上充满了嘲讽之色,而看向夏浩然的目光更是带着一种赤裸裸的不屑和挑衅。

   “否则会怎么样啊?”夏浩然冷冷的说道。

   俗语说得好,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性呢。

   只是两个小小的保镖而已,开玩笑,夏浩然如今是什么身份?他又怎么会跟这类人过意不去呢?何况,他也并非是一个不知道进退的人。

   有些时候,并不是说只要我们不主动出手就没有麻烦;相反,往往在这个时候,别人总会有意无意的给你找来无尽的麻烦。

   就比如眼前夏浩然所面临的,不就正是如此吗?

   “还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啊,别以为我不敢将你从这里扔出去!”说话的保镖面色一寒,声音森然道。

   也不知道有多少年,都没有人敢挑战自己的权威了,而眼前这个小子分明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看来今天终于有得玩了。这名保镖心里的想着,同时两只拳头捏的啪啪作响。

   “哦,是吗?”夏浩然同样冷声反问道:“看你的样子,是想要好好的活动一下了。那么事不宜迟,你们就开始吧!不过,一会可千万不要后悔哦。”

   夏浩然炯炯有神的目光在两个保镖的脸上扫视了一圈,眸子中无比怜悯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后拉着李梦瑶信步朝东套房走去。

   砰!

   “哎吆!豹子,你在搞什么,为什么打我?”

   另一个墨镜男一手捂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同伴。然而,回答他的又是重重的一拳!

   “特么的!豹子,你吃错什么药了?你打老子搞什么?”

   ……

   夏浩然和李梦瑶相视一笑,身后两人的举动自然了知于心。吃一盏长一智吧,两个不开眼的小子,招惹谁不好非得要来找我呢。

   总统套房就是不一样啊!

   尽管他们之前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当此刻第一眼看到房间内的装饰和摆设后,一个个还是露出了一副极度惊愕的表情来。

   房间很大,单单面前这个客厅,至少就有着超过五十平米的面积。大厅内,所有的家具都是金色的,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大红色的地毯上,更是布满了凸凹起伏的纹路。

   “好宽阔,好豪华,好奢侈……”

   李梦瑶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开始快速的在套房内四处查探了起来。

   “唧唧……”

   当然,小白同学也不例外。自进入套房内后,夏浩然就顺手解除了对方身上的隐匿效果。在李梦瑶的感染下,小东西也兴奋的在房间内窜了起来。

   主卧室。

   夏浩然又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一下。一张硕大的床,几乎占据了整个卧室一半的面积,美轮美奂的装潢,给人一种似梦如幻般的美感。

   李梦瑶和小白一阵欢呼,于是一个扑跃就跳到了那张充满了弹性的大床上,在上面雀跃着翻来覆去,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

   看着这一大一小,夏浩然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李梦瑶以前由于某些种种,虽然一直表现的很坚强,但她毕竟还是一个小女孩子。

   如今一朝释放自我,某些时候表现出小女生才有的调皮和娇蛮,夏浩然以为,这才是她原本应有的真实性情。

   更何况,在刚过去的这一个月来,李梦瑶一直都陪着自己风餐露宿,着实也受到了不少的委屈。

   夏浩然不忍打破她的雅兴,但还是开口说道:“瑶瑶,一会给叔叔阿姨他们打个电话啊,就说我们的事情已经忙完了,如今在昆市,可能玩上几天就回去了。”

   说完,他从储物戒指中拿出这妮子的手机,丢给了李梦瑶。

   “啊?”听到夏浩然的话,李梦瑶拿着手机,猛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连忙说道:“我这就打电话去。”

   要知道,自从他们进入原始森林后,直到今天从小世界中出来,手机始终是没有信号的。

   也就是说,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们两人一狐在外人看来是处于失踪状态的。

   虽然,当初离家出走的时候,他们对家人落有过严密的交代,但这么久都没有一丁点音讯和问候,试问,作为父母的他们心里会怎么想?

   挂断电话后,夏浩然就走进了洗浴间,一个人泡在水里,独自静享那份难得的温柔。

   “叮铃铃……”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阵门铃声。

   “瑶瑶,你去看看吧,是不是我们的餐饭到了,我正在洗澡。”夏浩然的声音顿时在李梦瑶的耳边响起。

   “好的!”

   刚刚挂断了电话的李梦瑶听到夏浩然的话后,想都没想就随口应了一声,高兴的朝门口走去。

   但是下一刻。

   “咦,你是?”

   “你找谁?”

   ……

   东套房门口。

   两位大美女一个站在门外,一个现在门内,相互打量着。此刻在她们的心中,显然都被对方的美貌所震惊!

   两个都漂亮的不像凡人。不过,相比门外这位小姐的美丽,李梦瑶的美则像是仙女下凡一般,气质空灵清远,令人自惭形秽……

   这种特质一般来说,都是修行之人才有的特征。

   确实如此,修行之人与普通凡人之间的最大区别在于,他们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会出现无意义浪费力气的行为,而普通凡人则不行。

   两位美女大眼瞪小眼的相互对视了几秒钟,李梦瑶不愧为修真者,她率先从这种尴尬的气氛中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道:“这位美女姐姐,不知道有什么事吗?我就是住在东套房的房客。”

   听到李梦瑶的问话,门外的美女终于回过神来。

   她知道刚才自己的行为有些鲁莽和不雅,于是微微躬身盈盈一拜,打趣道:“这位妹妹好漂亮啊。你瞧,我刚才都被你深深的迷住了呢。若非姐姐是女儿身,我可是一定会向你发出追求的哦。”

   李梦瑶闻言面色大窘,顿时羞红了小脸,但嘴上仍旧礼貌的谦让道:“姐姐说笑了,你才更漂亮呢。不知道姐姐有什么事吗?要不要进来一起坐坐?”

   两人同为绝色的大美女,李梦瑶不由自主的就展露出了她的气度和内涵来。更何况,虽然她不怎么认识面前这位面前貌美的女子,但她的内心深处能感受到对方的不凡!

   这是作为一个修真者的直觉。

   夏浩然躺在浴缸中,半眯着眼哼着一首不知名的音符,悠然自得。不过,当听到外面两人的谈话声音后,他下意识的释放出神识探了过去。

   孰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下一秒,夏浩然猛的睁大了眼睛,甚至差点从浴缸中跳了出来!

   “我勒了个草!”夏浩然不禁揉了揉额头,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就会是她呢?”

   。

她回过头,看到欧允诺已经走了过来。

他的目光望向一旁的顾涯,皱了皱眉,“顾涯?”

“诺哥。”顾涯是顾南天最小的儿子,比欧允诺还小一些。

欧允诺道:“你干嘛呢?当甜甜是你们学校那些小女生,随便可以动的?你别欺负她!”

虽然因为贝儿的事情,还有些生甜甜的气,但毕竟他一直把甜甜当妹妹,也知道她是个好女孩,怕她在顾涯这里吃亏。

“我哪有欺负她?”顾涯觉得有些委屈。

诺诺望了一眼甜甜,她的眼睛还是湿润的,“如果你没欺负她,她怎么会……”

“……”顾涯看了一眼甜甜,发现甜甜的目光都在诺诺身上。

他是聪明人,知道甜甜会哭,可不是因为他,毕竟他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完是因为诺诺。

他笑道:“没事,我会哄好的。”

他说完,手就揽住了甜甜,自然而然的样子,仿佛他们就是一对……

甜甜也没留意他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在她眼里,贝儿就仿佛是个小偷,偷走了属于她的诺诺。

boy风 清凉写真

顾涯揽住她,道:“我们走吧!”

顾涯是什么人,诺诺一清二楚。

这货一点都没个正经,见着小女生就喜欢撩,生下来就这样。

看着他这样接近甜甜,诺诺很不放心。

他道:“甜甜,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说完,直接扯住了甜甜的胳膊,将甜甜从顾涯的怀里拉走了。

甜甜跟在诺诺身后,望着他。

都已经有了贝儿,又为什么要来管她的事情?

他从来都是这样,只会让自己误会,他心中是有她的。

诺诺看着甜甜,道:“顾涯不是个好人,你离他远一点。跟他在一起,你会吃亏的。”

诺诺的话,让甜甜忍不住笑了一声,“他不是好人,那你呢?你是好人吗?”

“……”诺诺怔了怔,看着甜甜。

甜甜道:“你跟贝儿早就在一起了,却又对我好,是什么意思?”

“甜甜。”诺诺看着她,“我是关心你,我是拿你当自己妹妹……”

“好笑。”甜甜忍不住苦笑了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到了现在,你还来管我的事情?你说顾涯不好?可我就喜欢他,我就要跟他在一起,怎么了?”

说完,在诺诺的目瞪口呆中,甜甜已经转身走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赌什么气。

回过头,还主动拽住了顾涯的手,“我们走!”

顾涯愣了一下,明明她刚刚还嫌弃自己嫌弃得不得了。

现在,还主动拉他的手。

女人啊!

离开了诺诺和贝儿的地方,顾涯望着刚刚利用自己的甜甜,“你刚刚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甜甜把眼泪擦干净,觉得自己为一个男人悲伤了这么久,很不像话。

他其实为她付出过什么?

有什么资格享受自己付出的一切?

顾涯笑道:“就是你说喜欢我,要跟我在一起的事情。”

甜甜:“……”

她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才发现自己刚刚一时意气,好像招惹了一条大尾巴狼!

   “……我不应该主动上你的床!我只求你不要再这样伤害你自己,你知道你这副样子,身边的人会有多担心你吗?”

   凌西澈冷冷地看着她,“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我报复你?你想多了!”

   他对她根本没兴趣,也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冷青寒抽泣着,“不是因为我,那就是……因为夏云笙?”

   “……”提到那个名字,凌西澈怔了一下,眼中随即有更多的冷漠和不耐烦涌出来,他对凌管家道:“赶她出去,太吵!”

   他现在正烧着,头痛得很,一醒来就看到最让他厌恶的冷青寒,气得简直想揍人。

   凌管家道:“少爷,冷小姐也是关心你!”

   看着冷青寒的样子,凌管家觉得冷青寒挺可怜的。

   “怎么,你也想跟她一起滚?”凌西澈现在变得极其可怕。

   凌管家无奈,只好对冷青寒道:“冷小姐,你先离开吧!”

   冷青寒说:“好,我走,澈,你别生气!你不要因为我气坏了自己,你要好好保重,我真的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你!”

   喝酒、玩女人、连工作也不管了!

   清纯的邻家女孩徐苗

   这样的他,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让她着迷的凌西澈。

   亲眼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一点一点变成糟糕的样子,她心中比谁都要痛。

   -

   夏云笙在办公室做事,手指在键盘上不断地打着字,秘书走了进来,“副部长,外面有人找你。”

   “谁?”夏云笙打完最后一段文字,合上电脑,站了起来。

   秘书回道:“是一位姓冷的小姐。”

   夏云笙走过去的时候,看到冷青寒坐在门口的休息间里,秘书给她倒了咖啡,她还在哭,眼睛都哭肿了。

   以前没见过这样的冷青寒,现在见到了只觉得讽刺!

   可惜她并没有多余的同情心放在冷青寒身上,冷漠地走了过去,“你来这里做什么?”

   冷青寒抬起头来,看着夏云笙,嘴唇动了动,“阿笙。”

   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上去很是无辜,然不像以前做过什么坏事。

   夏云笙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修长的双腿交叠着,酷酷地看着冷青寒,“别这样叫我,我跟你没那么熟。”

   以前她叫自己阿笙,自己拿她当朋友!

   可现在,自己跟她算什么朋友?

   她偷拍照片想害自己跟程延之离婚,被军队开除的时候……

   在生日会上她那么想置自己于死地的时候……

   甚至,她害自己在市场被那些壮汉殴打的时候……

   哪里有想过,拿自己当她的朋友?

   冷青寒低着头,愧疚地道:“对不起阿笙,我知道自己做了很多错事。以前是我傻,是我笨,我被嫉妒冲昏了头!”

   夏云笙觉得她简直有病,完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夏云笙慵懒地将身体往后靠了靠,看着冷青寒,“你装可怜我没意见,装好人我也不管你!但是冷青寒,再敢坑我,我弄死你!”

   她算是看明白了,对这种人,你就不能对她有一丝的善意。

   就像农夫与蛇的故事,那一丝善意,最终只会坑死自己。

   冷青寒感觉到她身上的肃杀之意。

   (红包口令③谢谢亲们理解和支持思思白天因为章节发错的事情,一整天都是在不安和内疚中度过的。尤其是很多维护思思的书友还因为思思吵起来了,思思心里真的好惭愧。因为思思一个不该有的失误,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思思以后更文会认真一些,尽量避免这种不应该出现的错误,也希望这次的风波能够快点过去,么么)